您当前位置:心湖觉心园 >> 相关文章 >> 系统排列相关文章 >> 浏览文章
天下无不是的小孩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9日 浏览:



   德国籍心理治疗师海宁格(Bert Hellinger)三月十一日在台北车站演艺厅演讲,主题是“孩子与父母”,十二日起则进行“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以及学习圈的指导工作,这是八十多岁的海灵格第四次来台湾,也将是最后一次。

  海灵格指出,当父母看待孩子,或孩子看待父母时,常会有一种误解,误以为孩子或父母是独立存在的个体;事实上,所有的孩子都属于某个特定的家族系统,每个父母都曾经是小孩,每个孩子都承载着历代祖先的灵魂,当师长指责某个小孩“有问题”(偷窃、想自杀、不想跟父母住一起、自闭、暴力倾向等)时,这种指责是不公平的。

  因为,好几代以前的祖先所发生过的重大事件,可能会对现在眼前这位活生生的小孩产生影响。例如,精神分裂者通常是因为家族(祖先)中曾有人被谋杀,而这个小孩的灵魂既认同谋杀者又认同受害者,以致于精神分裂;而那个谋杀事件很可能发生在好几世代以前,就连小孩的父母也不知道祖先曾经遭遇过这些事。

  海灵格指出,责怪小孩子古怪是不公平的,师长应该要有洞见,要看到这个孩子隶属的家族系统中某个“被排除在外的人”。这个被排除者可能是爸爸的前妻,或是他*的前夫,也有可能是某个谋杀者。而从许多案例中可以看到,如果前妻(或前夫)的地位没有受到尊重,则第二任妻子(或丈夫)所生的小孩中,一定会有一个去认同、去取代那个前妻(前夫),因而产生厌恶父母或觉得被遗弃等行为。

  那么,有哪些人算是同一个家族系统呢?海灵格表示,“所有的孩子都属于某个特定的家族系统”,包括被堕胎、被送走的,也包括早夭的孩子们,而父母的兄弟姊妹(但姨丈不包括在内)、祖父母的兄弟姊妹,以及爸爸的前妻或他的前夫都隶属于同一个家族系统;甚至,谋杀者也隶属于同一个系统,就算他是个坏人也一样,后代子孙必须在心里留一个位置给凶手(因为谋杀者通常被排除在外),受害者必须和凶手和解,子孙的问题才有可能得到解决。




  ◎没有应该被排除的人

  谈到将凶手纳进家族系统时,我联想到诸如二二八事件、文化大革命、纳粹屠杀犹太人、以色列政府武力镇压巴勒斯坦人等大规模的、由国家机器施行的血腥暴力事件。对受害者家属而言,确实有个亲人被杀了,然而,活着的人可能不知道确切的凶手是哪一个个体;透过“家族系统排列”的方法,若由一个观众代表凶手,或许有机会在排列中,让活着的家属跨越时空与已故的谋杀者取得和解。

  台大社工系讲师李开敏为海灵格的着作《爱的序位》中译本写推荐文时提到,2003年参加学习时,海灵格对她说:“你若不能爱日本人,是无法协助当年受害的慰安阿嬷的,这是危险的,也会对阿嬷造成伤害。”海宁格更进一步指出,许多从事“特别主题谘商治疗”的女性,是因为内在潜藏对男性的愤怒。李开敏返家后,开始愿意去承认过去对于加害被害情节的过度简约与绝对性的思考模式,她领悟了海宁格一再提醒的关于加害与被害者之间的复杂吊诡关系。

  海灵格表示,如果受害者家属想要“以牙还牙”,则这种报复的心态跟凶手没什么两样,生者同样也“谋杀”了凶手,这个家族系统依然有人被排除在外。

  而我想到了林义雄,他当年因为提倡民主政治,主张人民有组党权利,国民党政权将这种想法视为“意图颠覆政府”,因而加以逮捕,收押期间,林义雄的家人竟因此惨遭谋害,母亲林游阿妹及双胞胎幼女亭均、亮均三人被杀惨死,仅大女儿奂均被救活,至今尚未破案。

  事隔多年,林义雄接受一份基督教教会刊物访问时表示,如果“以眼还眼”这个原则被彻底实行,到头来会弄得所有的人都没有眼睛,所以有些先贤反对这种报仇方法。那该怎么办呢?林义雄说:“也许可以培养这样的情怀,认定:‘世界上只有必须清除的恶事,没有应该消灭的恶人。’所以,报仇不是消极地发泄愤怒的情绪去伤害加害者,而是积极地使加害者无法加害自己及他人。所以如何除去加害者做恶的能力,才是报仇者应该努力的目标,至于对加害者做出人身的伤害,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并没有正面的价值。”



  ◎家族系统排列

  在十一日的讲座上,海灵格挑选了两个个案加以示范,这两个个案的小孩都有自闭症。在第一个个案中,当排出凶手(数代之前的事件)、受害者、妈妈和小孩的位置时,凶手移动到真实的小孩面前,表现出保护小孩的举动,海灵格要真实的妈妈向凶手这个角色鞠躬,并说出:“请你保护我的小孩。”凶手在这个家族系统中有了一个位置,让这位患有自闭症的男孩得到平静。

  这个疗法的基础似乎奠基在某种通用于万事万物的规则上,那就是“追求平衡”,这种追求平衡的过程跨越了时空,数千年前发生在祖先身上的重大事件,依旧影响着后代子孙的灵魂。海灵格在《爱的序位》前言中指出,家庭和亲族都渴望着连结和平衡,无法容忍成员被排除,“否则的话,后人便会在不知不觉中承受以及延续前人不幸的命运。”而解决的方法在于,“被排除的人若能得到活着的亲属的敬重,并且被他们接纳,他们曾遭遇的不公平便能够得到补偿,他们的命运亦不必再重演。”

  参加“家族系统排列”治疗的个案必须先做功课,了解自己及父母长辈的重大信息,例如:家中是否有人早夭、早逝?年幼时,双亲是否有人过世?是否有家人是被送走、是私生子或是领养的?父母是否为彼此的第一任关系?是否曾流产或堕胎?家庭秘密(遗产分配不均)?犯罪事件(黑社会帮派火并或杀害行为)?发疯、自杀?移民?

  听取个案的具体事件之后,海灵格会安排不相关的人(现场观众)上来担任这个家族的某个角色,让他们站在某个位置之后,“go with your move”,接着看这些角色他们感应到什么,会有什么反应?

  例如,十一日讲座上的第二个个案中,扮演妈妈这个角色的观众,一站定位置就开始往后退,然后像小孩一样摇晃双手,比出类似“不要”的动作,身体渐渐蜷曲,蹲下,最后躺在地上萧瑟发抖。

  海灵格说,这位真实的妈妈和她自闭症的女儿之间,他的行为比较像小孩,而小孩因为爱妈妈,想取代妈妈求死的角色,反而表现得比较像妈妈。海灵格看了躺在地上的角色,问真实的妈妈说:“家族中谁被谋杀?”“家族中谁得到精神分裂症?”那位妈妈回答,不知道祖先有谁被谋杀,但是她的父亲兄弟姊妹中,每一个家庭都有一个人得到精神分裂症,她很担心自己也会得到这个病。

  我个人观看过海灵格2002年来台举行研习会的实录DVD,该次主题包括堕胎、母亲与女儿、精神分裂、加害者与受害者、自杀等等。所谓“家族系统排列”,就是听取个案简单的说明之后,让一些互不相识的人扮演某个角色,也许是小孩,也许是好几代以前的祖父母,也许是一个黑道火并之后死亡的受害者,让他们站定相对位置,之后看该角色有何感应和行为。


@文章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作者:佚名 编辑:xhjy888)
相关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