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心湖觉心园 >> 相关文章 >> 系统排列相关文章 >> 浏览文章
海灵格:爱之环的五个同心圆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29日 浏览:


父母 爱之环的第一个同心圆  

   

爱之环的第一个同心圆来自父母双方对彼此的爱。因为这份爱所以我们存在。我们成为他们的孩子并接受父母的爱意。父母经年累月地养育我们,照顾、保护我们。让我们怀抱着爱,深深接受父母对我们的爱,这就是爱之环的第一个同心圆。父母之爱是所有爱的起源,若不曾经历父母之爱的人,如何能够懂得去爱?包含在父母之爱当中的,还有我们对家族祖先的爱,因为我们的父母年幼之时,也从他们的父母、祖父母身上得到爱。当他们成年为人父母之后,又将他们从父母身上得到的爱传到自己的孩子身上。我们的父母与他们的父母、祖父母通过特定的命运联结在一起,身为他们的孩子,我们自然也跟这份家族命运相联结。我们也应带着爱接受这份命运。让我们想着我们的父母及家族的先辈们,并且满怀着爱对他们说:“谢谢!”这就是爱的第一环。


静思冥想引导练习我闭上双眼,回到童年时光,我回溯看到了自已生命的开始。这个开端源自我父母的爱,源自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爱的结合。他们被牵引在一起,通过强大的驱动力——有一股伟大的力量在他们的背后起着作用。我崇敬地仰望着这股将我父母牵引在一起的伟大力量,并深深地向它鞠躬。然后我仰望着我的父母,看到他们成为一体,看到自己从这个结合中被生成孕育,我满怀爱感谢一切。


我的父母等待着我的到来,在等待我诞生的期间他们时而期待,时而害怕不安,不知我是否能够健康平安降临世间。我的母亲经历了巨大的疼痛,将我生下,带到人间。我的父母看着我, 惊喜地想着:这就是我们的孩子吗?然后他们对我说:“是的,你是我们的孩子,我们是你的父母。”我的父母为我取名,给了我姓氏,逢人便说:“这是我们的孩子。”自此开始,我属于这个家庭,成了家族中的一员,我接受我的命运与家族同在。


我童年所发生的坎坷并非我自行决定的命运。这个坎坷遭遇或许让我无力招架,沉重不已,但我依然敬重这份坎坷命运。比如被送人领养或是生父不详等,我接受并认同我的命运如是,我也因此赢得一份特别的力量。然后我充满敬爱看着我的父母,我告诉我的父母:“我的生命源自你们的精血,或许这让我因此与罪过联结,即便如此,但这就是我的命运,我接受认同我的命运。


我走向自己的内在,我在自己的身上看到我的父母,我通过内在认识到他们。我可以练习:我从身上哪个部分可以感受到我的母亲?从身上哪个部分可以感受到我的父亲?哪一位在我心中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又是哪一位比较不受我的重视?我尊重他们,双方对我来说同等重要。在我内心,他们同是我的父母,他们同在一起。我的父母在我心中同在。我为此感到欣喜,我的父母真正同在我心中。 不管我的童年经历过什么,我都接受这些命运,并且对这一切说是。到最后这一切都对我是好的,我从中茁壮成长。除了我的父母之外,还有许多人也帮助了我。例如,如果我的父母不在我身边,突然就有一位老师或是姑母在我身边扶持帮助我。或是在街上的某个陌生人会问我:“亲爱的孩子,你发生了什么事? ” 他照顾着我或是护送我回家。这些人跟我的父母一样都在我心中。


我感受到一股巨大的能量充满了我的内心。当我认同自己生命中的一切,接受自己的命运,我的人生是和谐饱满的。这份爱在我心中,这份爱在我内在不断滋长。



童年及青春叛逆期爱之环的第二个同心圆  


所有我从父母身上得到的关注照顾,比如他们总是不分昼夜地问着自己“这个孩子还需要什么”,我都带着爱接受。父母给予子女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父母知道孩子的珍贵,以及孩子对于自己的重要性。我接受认同这一切。所有我童年时经历的事,我现在都接受认同,就连一些我父母没有注意到、做错甚至是很疯狂的事情,也包括在其中。这些境遇都属于人生的挑战之一,就算我因此遭遇不幸,承受痛苦,被迫证明我自己,我也都接受认同,因为这些境遇让我得到成长。


有的时候孩子会想从接受及感谢中逃开,取而代之的是孩子想要给予。但是往往孩子的给予是错误的或是给予太多,例如孩子会想为父母分担一些父母童年时没有做到的事情。有时对孩子来说,接受父母的给予是很沉重的。父母给予过多导致孩子无力同等回报。孩子宁可父母给予不要太多,如此一来孩子无须时刻想到必须同等回馈。


您从何得知这一切?


我看过几百个案例,在这些案例中更有千奇百怪的变化呈现。孩子不明白,自己从父母身上得到的关注给予,并非需要同等回馈给父母,而是在将来的某一天当他们自己当了父母时,再给予他们的孩子需要的照料和关爱!因为不了解这个道理,有些孩子无法欣然接受自己父母的给予,内心存在的那种觉得自己无法同等回馈的感觉,很有可能变成一种驱动力让孩子逃离自己的家庭。


在青春叛逆期,经常成为冲突原因的指责——这种廉价的借口,让孩子们合理化地掩饰自己无法同等回馈的不安心理,理所当然地离家出走, 离开父母。如果他们知道所谓的同等回馈,是用在多年后的将来,把父母给予的照料关爱传给孩子,那么他们不再需要通过冲突指责等激烈方式离开自己的父母,与自己的父母分道扬镳。如此一来他们可以安心接受父母的给予,因为他们知道将来长大成人后,他们会继续将这份爱给予自己的子女。


我从未用这样的观点来考虑过诸多的青春叛逆期问题!您的见解让我知道,这些指责控诉其实也是被用来作为平衡良知意识的一种障眼法。但是我们也知道实际上青春期受到荷尔蒙作用的影响,您却称这些利用指责控诉的方式“廉价” !请问您的意思是什么?


您根据我们的社会价值来看待青春期青少年。一般人都认为这很自然,青春期的青少年会出现许多叛逆行为,批评、忤逆自己的父母。但是世界上还有许多不同的社会形态和不同的社会价值观,青少年利用争吵冲突离开自己的父母和家庭,在他们的社会中可能是前所未见、不曾发生的事情。这也是我所说的廉价:我接受少一点,我就可以回馈少一点;通过接受少一点,便可通过指责控诉,通过拒绝真诚的爱,来达到离开的目的。但是如此却让双方都受伤,而孩子的发展成长养分是来自接受。


这一方面听起来有其道理,但同时又好像有顶道德的大帽子直直地扣了下来,像是用食指对着孩子说:“你们这些还未长大成熟的青少年听着, 你们要乖巧顺从,不要说话顶撞父母! ”再者就是“廉价”这样的字眼似乎也暗含了负面贬抑的成分,但是青春期青少年无法顺从其父母行事,有时还是有他们的理由啊!


请您想一下“廉价”的字面解释!廉价就是付出的钱比较少。这样衍生解释下去,就像是我接受少一点,以后我只需付出少一点;如果我接受很多,那么我之后就得要付出很多。因为我现在所得到的,所以我不能只是接受保有,我将来必须要继续给予。自己接受后再给予他人,这听起来代价比较髙,但是这是有其意义的。拒绝接受的孩子不需付出太多,这样的行为确实是廉价的。


我有点混淆不清了。我自己的亲身经验告诉我,有时青春期孩子的沉默不语行为让身为父母的人觉得跟孩子的联系似乎不再,颇有孤立无援的感觉。很多做母亲的都会说:我那可爱贴心的小男孩儿或是小女孩儿现在变成什么样啦?!他们自小得到周全的照料,可现在没有半点回馈。于是当父母的也开始叛逆起来,他们通过对孩子大呼小叫,用生气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满。孩子与父母之间的交流受阻,孩子不再听从父母教导,然后有不同的序位想象发展出来。也就是发生在孩子身上的青春期现象挑战着我内在的“小孩儿”,我不想再无止境地“付出给予”。 孩子也让我们知道我们也有不成熟之处,有时孩子的指责控诉刚好击在 了父母心中的痛点或是没有愈合的伤口上。孩子心思敏感,眼光锐利,洞悉能力超出大人的想象,处于青春期的他们自己也正在经历转变成人的阶段。而当父母的有时自己也没有能力教导自己的孩子,让孩子知道界线还在,因为他们自己有时会不自禁地反应幼稚,无法尽到父母的责任来“给予”。


就像我的儿子整天对我视而不见,不跟我说话。唉!我想也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他这番举动的原因何在。我有时候觉得他这样做是冲着我来的,我自己感觉我儿子对我的关注太少,我自己也知道这样的想法实在幼稚,反应就像个小孩儿一样。到了晚上我儿子突然过来对我说:妈妈,你可以帮我按摩脚吗?我心中不禁赌气地想着:这回可好了,不跟我说话也罢,只要一开口就使唤我,根本只是把我当老妈子用。但另一方面理智成熟的我知道,谢天谢地,我们亲子之间还有相对互动,我可以给予,我的孩子可以接受。其实当父母的自己内心也常有类似的天人交战的叛逆心理。这样说起来,“叛逆赌气”的行为是在青少年以及他们的父母身上交替出现的,不是吗?


父母跟孩子终究会分开。许多人不知道世代相传的给予与接受就是一种平衡的表现。如果能够了解给予的意义在于继续给予,而非获得回报,那么心灵就会如释重负,得到解放。身为孩子可以告诉父母:“来吧!我接受你们所有的给予!”


唯有实践了爱的第二环课题之后,我们才有能力去经营将来的伴侣关系。通常发生在伴侣关系上的诸多问题及困难,都是因为在爱的第一环及爱的第二环的课题没有完整实践并画上圆满句号所导致的。想要解决在伴侣关系上所遭遇的问题及困难,则必须重新回到过去将缺陷不足填补圆满,然后方能继续。


静思冥想引导练习


我闭上眼睛,放空自己,回到内在。我一步一步地走回到童年时光,就像下楼梯一般,一步接一步地下去。下楼梯时我可能重回到当年让我痛苦或是不安的地方,我静静停留在那点上,直到当时发生的情景重新浮现在我眼前。许多幼儿早期的心理创伤都是因为被单独丢下,或是因为无法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我想象着还是孩子的我站在自己母亲的面前,看着自己的母亲。我感受到自己对母亲的爱,并想走向母亲,靠近她一些。我看着自己的母亲,注视着母亲的眼睛并对她说:“我请求您。”就在此时不只孩子的内在图像有所改变,就连母亲的内在图像也产生变化。这时可能是做母亲的走近孩子一些,或是孩子敢靠近自已的母亲多一点。我静静等候,直到我内在的图像呈现,我终于走到了母亲身旁,放心地停留在母亲的怀抱中。然后我看着我的母亲并对她说:“谢谢。”


这是一种内在的推进过程。可是不能一次想要推进太多,但只要愿意开始这个过程就能改变心灵。然后可以再找一天,以同样的方式再做一次。我又下楼梯回到自己的童年阶段,或许又回到自己以前受到创伤的某个点上,或许又再次要走向自己的母亲。然后过了几天后再重复练习,一直到自己的所有创伤被抚平,顺利回到母亲的怀抱。


人们对于自己小时候错过、疏忽或是无法得到的事情常常悔恨不已。他们甚至加倍地悔恨这一切,像这样的状况该如何处理呢?把所有让我感到悔恨的人、事、物忘掉,把所有我控诉的一切忘掉。所有对我不友善让我不幸的人,我通通排除在我生命之外,每个让我深负罪恶感的事件和状况,我也一并抹去,假装不曾发生!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 我只会更加不幸,一无所有。而正确的方法是怎样的呢?我看着让我后悔不安的一切,并且说是的!就是如此。我接受这一切,并将发生的一切视为人生中的磨炼和挑战。”


我跟挑战说:“我跟你一起经历了此事,我视你为朋友—— 一切如是。”


我注视着所有让我控诉的人、事、物,并且说是的,就是这样。” 我看着自己,看到了自己因为有所失去,反而有所获得。我看着自己,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力量。我不需有求于他人,我知道自己独立坚强。我接受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不如意的生活境遇,这些经验成为我的力量。同样的,这也可以运用在我自己想极力撇开的过错或是抹去的深层罪恶感上。我看着它们并且说是的,就是这样。”罪过自有恶果。我接受这个恶果,并将它转化成力量,如此一来,过错也可以转化为正面的力量。透过这样的方式看待并接受一切,就会让人得到成长。这样说来,原则都是一样的:不是急着把一切排挤出去,而是要接受认同。


是的,而且是将我们接受的一切转化成力量。这样的话你会觉察到有很大的不同。我想避开让我痛苦不幸的一切,让我强烈感觉有过错的一切,或是让我觉得被不公平对待的一切——就让我们简称这一切是人生的逆境好了。当我全心臣服,愿意接受人生中发生的所有逆境时,让人痛苦的这一切便不会进驻我心中,我心中反而获得了生命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 只有力量会在内心产生,而不再有痛苦与不幸。我不再深陷这些逆境中,相反地,我从中获得重生。所有的痛苦与不幸都成为过去,只有对生命的热情力量在我心中。

孩子应该拒绝哪类给予?


孩子不该承担父母自觉沉重的困难问题。有个冥想练习可以做:注视着自己的父母,看着他们的困难问题,看着他们命运中的纠结牵连,看着他们经济赤字,看着他们的上瘾症,看着父母身上的疾病痛苦。我看着这一切,知道如果我的父母接受自己命运伴随的这一切,那么就能从中得到无限的力量。就像之前自己做练习一样,我愿意接受自己生命中的所有经历遭遇。而我也看到,如果我的父母能够接受自己生活中的所有不幸,那么他们可以化逆境为力量。我也看到如果我自己取代父母为他们承受一切, 那么可能会发生的状况只是让所有的事情变得更糟。


我在心中想象,我的父母接受让他们自觉沉重的生命难题,认同这属于命运的一部分。接受牵连纠葛也是他们的命运。我保持着距离站在孩子的位置上看着这一切。我的父母完完全全是我的父母,我不需要为他们承担属于他们自己的生命课题。我父母的生命课题与我无关,这个课题完全是我父母的课题。


对于离不开母亲的儿子或是父亲眼中永远的女儿呢?


不管是母亲的儿子,还是父亲的女儿,这两者都站在母亲与父亲之间。解决之道很简单。女儿告诉父亲:“对此,我太小了。”儿子跟妈妈说:“对此,我太小了。”然后身为女儿跟身为儿子的人,回到自己应该处的位置。这时父亲跟母亲面对面互相注视。或许他们能够从中找到新的方式,重属彼此,因为不再有人隔在他们之间。


接受与给予爱之还的第三个同心圆  


接受与给予爱之还的第三个同心圆让我们谈谈爱之环的第三个同心圆。我要问的是,主题是接受与给予, 而不是给予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就只是接受和给予吗?


成人可以接受,也可以给予为何成人可以同时做到接受和给予,而一个已成熟长大的孩子不行?


给予比接受来得简单。给予时自我感觉良好,仿佛在人之上。但是接 、受时,我好像是在人之下,处在一个比较低的位置上。


只图接受,不思给予,也是大有人在的。


这视接受的种类、方式而定。如果是我索求而得到的,这不是接受。如果我接受他人给予的,这是一种需要的表现。在《圣经》中有一段话说道:“施比受更有福。”因为人在施舍给予时会有一种优越感,自觉善良伟大。


您引用《圣经》中的这句话不是作为道德规范,而是用以解释“给予”的背后含义?这样说来我们已经把错误的信息世代相传很久了,不是吗?


心怀爱意、谦虚接受才是真正的伟大。用这样的态度接受,才有能力给予。给予的开始是正确的接受。一段成熟的关系在于双方都能平等自在地接受另一方的给予。互相接受对方的给予是最困难的部分,因为这是最深层的联结,意味着双方都处在一个需要的位置,这形成联结。


热情敞开心房才有接受的能力,真正敞开的心房是不带任何企图和控制欲的。也有这样的人存在,他们必须一直给予,因为他们想要从中得到回报。他们的给予是为了获得。他们给予,给予,一再给予,可是自己却没有接受的能力。


这样的人希望通过给予得到想要的。这样的现象特别说明了,他们没有真正肯定他人。因为他们其实觉得自己比别人优秀,他们也只想留在这种优于他人的优越感中。也有一种人,他们总是有话要说,不管他们得到什么,不是批评就是嫌弃,他们总是觉得别人给予的礼物都不够好。这样的状况常发生在男人与女人之间。这也证明了接受是一门艺术。接受并看到其中的价值意义,这确实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照您的说法,我们必须全然接受我们所得到的一切,即使这跟自己的预期落差很大?我相信要是有人把所有送礼不成反倒尴尬、苦涩、失望的状况写成书,肯定是厚厚一本。这些礼物不是不够好,就是不合人意。说到这我也得尴尬地承认,我自己有多少次拒绝我先生送的礼物或是把它拿去换货或是干脆退回。


所有的礼物都有其价值。如果有人想要送我什么,他的想法都是想要为我做点什么,让我开心。我很高兴接受他的诚心给予。在这样的思维下,不管他给的是什么,都是价值连城的礼物。我也突然想到:对我而言有一件很美的事发生了,这件事就是接受。


成年人对于给予的态度是不带回报期待的。他也不会超过自己能力所及,打肿脸充胖子勉强自己给予。这样健康的态度让自己赢得力量,将来自己成为父母时,也能够适当而不过度给予。如此一来接受这件事也变得圆满完整,给予、接受、继续给予成了家族世代的传承。这即是爱的第三环。


一对全然接受自己父母给予的男女,人生饱满充实,当他们自己也成为一对伴侣之后,流动在他们身上的给予会继续传承下去。但是我们也从很多实际经验中得知,这份流畅的给予、接受、继续给予在现实生活中会因许多阻碍而停滞。


静思冥想引导练习(一)


我跟自己的伴侣面对面站着。我先向右边看去,我父母站在那儿。我注视着父母,并且再次感受这份接受的过程,我接受父母带着爱意的给予。我的伴侣站在我对面。他(她)也先向右边看去,他(她)的父母站在那儿《我的伴侣注视着自己的父母,再次感受接受的过程,接受他的父母带着爱意的给予。在我注视我自己的父母及家族先辈之后,我注视着伴侣的父母以及他们的家族先辈。在这份注视中,我看到了他们给予我伴侣的所有一切,因为这些给予,我伴侣的生命变得如此丰裕富足。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所变化,我的伴侣对于我来说不同于从前,他(她)的父母给他(她)的爱也在他(她)的身上发展呈现。


同时,我也看到发生在我伴侣生命中的困难及不幸。这些沉重的生活经验阻碍了我的伴侣。我看到了改变,我看到自己的伴侣在这些遭遇中学会了转化,并得到了力量。这些沉重、不幸都留在外面,内在得到的都是力量。我同样如此看到我自己背负的命运,所有的沉重不幸都留在外,而我内心却充满了力量。在这之后我与伴侣注视着彼此的眼睛,我对着伴侣说“是的”,我的伴侣也对着我说“是的”。我们对彼此说:“我们是夫妻。”


静思冥想引导练习(二)


之后,我们有了孩子。我们齐声说:“这是我们的孩子。”在这个孩子身上我们看到了合为一体的伟大,也从这个孩子身上各自看到部分的自己。我们不断重复这样练习,从孩子的身上看到自己的伴侣,并且接受认同孩子身上的一切。


我看着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我们的孩子。从孩子的身上我看到我伴侣的影子,也看到伴侣的身上带有他整个家族的特别之处。我也看到跟我自己家族不同的所有一切。在我心中,两个家族的异同点都同等重要,有它们各自的位置。在这样的状况下,这个孩子对我们夫妻双方一样重要,在孩子身上我们看到彼此的结合联系。我们互相对对方说:“这是我们的孩子,孩子的身上有部分来自你,有部分来自我。”我们给予孩子生命,孩子丰富了我们的关系。


若是有孩子的夫妻离异呢?


多数夫妻离异的原因是,伴侣中的一人想要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他自己的父母无法认同接受他们自己所属的命运,而他介入了自己父母的命运。还有很多夫妻离异分开的原因是对自己的伴侣失望——伴侣无法满足自己的期待。这些期待都是童年时自己无法从父母身上得到的,现在全都寄托在伴侣身上,希望伴侣能够满足自己的所有期待,可是伴侣无法达成这个愿望,当然他也不可能有办法达成这样的愿望。所以他对自己的伴侣感到失望,因为失望,所以他选择走上分手之路。这也是很典型的分手状况。有个冥想练习可能有帮助:接受自己的父母,不再想要从伴侣身上得到父母无法给自己的东西。这样的练习通常会让伴侣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不再充满戏剧化的情绪演出。


还有其他造成伴侣关系破裂的原因,比如跟个人的自我发展、个人的自我肯定有关。这是有可能发生的状况:伴侣的一方认为自己要走向一条特定的道路,这对个人的自我发展有帮助,但是伴侣的另一方清楚知道自己伴侣选择的道路并不适合自己。所以要接受且尊重伴侣所选择的道路,也要接受认同自己要走的路途。伴侣双方同时尊重对方的决定——这也可能成为两人分道扬镳的原因。但是这样的分离是带着爱作出的选择。伴侣双方可以互相告诉对方:“我深爱你,我同样也尊重、敬爱发生在你我之间的结果。”这个句子带着深意。分手的决定让两人都感到如释重负。但很多时候伴侣双方虽然志向不同、渐行渐远,可是其中一方仍然不愿意分手,不肯谅解对方。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告诉对方我知道我的自我成长让你觉得痛苦不解。”


要对自己及孩子说什么呢?要告诉孩子的是我心里永远与你同在。一个需要跟孩子分离的自我成长不是真的成长。只有在十分极端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必须离开自己孩子的自我成长,但这是极其罕见的例外。有孩子的夫妻离异,可以告诉孩子我们知道我们分手的决定让你十分痛苦伤心,我离开你的母亲,你的母亲离开我,但是我们两人都在你身边,我们的心与你同在。”父母离异对孩子是很沉重的打击,但是如果可以妥善处理面对,这样的打击也可能带给家庭中的每个成员成长的机会,使家庭的所有成员都彼此相互联结一致。



尊重认同全人类及全世界爱之还的第四、五个同心圆

爱之环的前三个同心圆都与个人良知意识、平衡的需求有关。爱之环的第四个同心圆跟有能力给予以及有能力接受有关吗?


爱之环的第四个同心圆探讨的主题是关于意识良知之外的事情。在爱之环的第四个同心圆中我接受我家族中的所有成员,不管他们是怎样的个性与为人,就连被家族排除在外或是贬斥的成员我同样接受认同他们。跟内在的完整圆满相关。这代表着所有与我的家族命运相关的人都在我的心灵中有他们应有的位置,不管他们是否被家族拒绝、忽视甚至是遗忘。没有他们,我的内在心灵、我的肉身躯体都无法感到完整圆满,我从内在心灵深处用爱接纳他们,与他们相联结。唯有如此,我的生命才能真正圆满无缺。


我接受被家族排挤、被家族视为禁忌或是被家族拒绝的相关人员,我带着爱意将他们通通接纳于我心中。带着爱意接纳于心的练习,我扩展到全人类身上,就是爱的第五环。


爱之环的第五个同心圆所述说的课题与全人类、全世界相关,要求接受认同这个世界的全貌。这股爱的力量促成民族之间的大和解。这份爱是博爱世人,让我们了解到:我们都受到一股更高的力量的支配影响。


爱之环的第五个同心圆背后,您看到的全人类图像为何?


对我而言,所有的人都是良善的。每个人就是他自己,没有人可以取代另一个人。所以我对所有的人一样尊重。这样的举止态度是内在心灵的伟大成就。任何人都无权将其他人从这样的心灵成就中剔除出去。许多寻求帮助的人,他们希望无须达到自己的心灵成就就能获得帮助。他们不知道要是自己能够达到万物众生平等的心灵成就的话,便可以通过这样的成就获得巨大的喜悦,同时,也能够得到新的认知,因为新的认知让自己的生命有所改变。这一切都跟认知相关。带有情绪的爱,极少能推动认知;停留在有情绪的爱中,可以发展的可能性极小,甚至自己也被束缚住。通过爱的第四环及第五环才能突破瓶颈到达更高的心灵层面。


(作者:佚名 编辑:xhjy888)
相关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