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心湖觉心园 >> 相关文章 >> 系统排列相关文章 >> 浏览文章
身心灵的场域作用--海灵格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9日 浏览:


身心灵的场域作用--海灵格


灵性,像似那小提琴手,轻抚琴弦,奏出优美的音乐,似乎无需弹奏,依然流泻出美丽的音符。然而,倘若没有了琴,那音乐亦不复存在。 


当心灵,灵魂,灵性共振时

家族系统排列会揭露出我们所描绘的“我”或“自己”,这种感觉氛围的界限通常是太过狭窄的,事实上,他们比最初的哲学定义来的宽广得多。在家族系统排列经验的影响下,许多哲学假设和结论被证明是不够有说服力的,甚至是错误的。包括经常被大众提起的自由意志,个人权利,个人自主性等等。。。的信念或愿望的课题。

家族共享的心灵

家族系统排列揭示出在心灵中分享者“我”的这一个身份,一个关于自我的感觉,一个共同组成的心灵。在家族系统排列中,我们能体验共同的自我,共同的身份,以及个人的心灵卷入一些更宏大更复杂的事件。我们称之为伟大的心灵。通过这个更大的心灵,我们和其他家族成员紧密相连,以至他们的命运成了我们的命运,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对此做出什么改变。

谁将那些因为分享“自我”,分享心灵而让彼此的命运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呢?他们包括因为血缘关系连接的个体,比如:

兄弟姐妹:所有的兄弟姐妹,包括那些被遗忘的或被排除在外的,死产的或被流产的。

父母和他们的兄弟姐妹(不包括这些兄弟姐妹的伴侣和孩子)。

祖父母,除了在不同种族的个案中,通常不用考虑他们的兄弟姐妹。

其中一个增祖父母。

在早期世代中,有自杀或被谋杀而过世的家族成员。

除此之外,也有同属一个家族但彼此没有血缘关系的成员。特别是为有血缘关系的家族成员让出空间的成员。比如:祖父母辈或父母辈的前任伴侣,他们为后来某一家族成员的父母或是祖父母提供了位置。无论这个位置是因为死亡或离婚的来的。

即使与原本家族之间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当他们离开时,也会在家族成员间产生某种认同感与归属感,比如早期家族中所雇佣的奴仆,那些被压榨者,尤其是当他们必须付出生命的时候,该家族中后代的某一人将会无疑是的代替他们。这些九个通常只能通过系统排列才能被认识到。

罪案中的加害者也被家族成员所认同,无论这个加害者是否属于这个家族成员,也无论他们之间是否有血缘关系,加害者也属于受害者的家族;简单来说,加害者与受害者都属于自身的家族及对方的家族。除以上这些情形,家族系统排列还揭示了我们通常掩盖在更大的系统中归属感下运作的心灵动力,比如民族,种族或信仰。

有人可能会主张,这些是更大团体的聚集所产生的结果,更多的则是来自于一般的厉害关系。但这观点无法解释为什么即使在民族或是种族如此大的系统里,与家族系统的同理心和个人的愿望发挥同样作用的慈悲力量也能引导人们。我们又怎么去解释为什么有些事情就完全不被接纳,或则遭到以至的否定呢?就好像有某种人性本质上的一致性就运作在人们内心深处。

洞见和行动的局限性,将在后面关于良知的章节中详细描述。但在这里我只想指出的是,心灵是在一个更宽广的次元上影响和支配着我们。


灵魂的作用

灵魂是让所有活着的事物紧密相连并推动的一种力量。他掌管着这些生命的发展与创造,引动生命之间互动的力量,使其保持活生生的;而当时间到了,灵魂又似乎会离开。那么,我会说:“看来”生命在更大的层面上是为了服务,即使是被灵魂所抛弃而服务的。

生命如灵魂一样,是属于个人的经验,就像生命是我们的归属一般。但灵魂却又不是属于个人的,因为在我们到来之前他就存在了,即使我们离去了,它将会一直存在。我们是属于生命和灵魂的,但我们却无法占据其中一方,这也就是说其实我们也无法失去他们。因为所有的存在,无论是否有生命,都有着相同的心灵在关照着,也都与其他所有个体紧密相连,并服从其灵魂任务。

我们都在体验着所知的灵魂,但却不知道他们的源头是什么,因为灵魂的任务就是去服务,这个力量是全知的,而在心灵上工作并穿透心灵,下章我们再来回来讨论这个主题。

灵魂让生命的有机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并让他们相互影响,让局部去服务更大的整体。灵魂能关照着这些有机体不会有任何损失。只要有失,就必得补偿。

灵魂就是在服务大的整体与合一,为了要去维护,发展,拓展这个整体。这是来自于成长的使命,也是来自于一种为了更大的发展,持续连接小的个体到达的团体之中的使命,当我们观察到这些使命和她们在个人行为之间所造层的影响时,就会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爱的序位]。

因此,我们活在灵魂里,却不拥有它。当我们把自己交托给灵魂时,让我们与灵魂保持一致,并听从它的指引,我们内在会得到一种深沉的体验,然后被他渗透,与之共振。分裂的个人和“自我”是不能沟通的,他们无法进入外在环境的震动中,甚至都不能真正理解周围所发生的事情。在这种分裂的状态,合一是如何跨越和横梗在我们之间的藩篱的呢?只能通过对相互理解和易地而处,让思考一致同意且允许,这个是超出语言范畴的,让这种人们之间心灵的沟通并带着允许的品质,柏拉图称之为灵魂。

在家族系统排列的场域中,心灵的移动作用是如何驱使一个人的,并让他或她朝向特定的方向移动,这已是所有参与者有目共睹的。比如在一个个案中,当一个家族炒年糕元代表突然被感觉所驱使,无法自制的被引导到一种移动中时,这些心灵的移动就能揭示出那些被隐藏的部分。他们开始对那些被措置的序位重新排列,完成那些至今一直没有去完成的事情。这些活动哦那位那些我们不愿意接受的或抗争对立的事件带来调整。并帮我们找出整合之路。

证据如下:

灵魂是懂得的

灵魂是积极的

灵魂是目标导向的

灵魂是在独立于我们的意识,想法和愿望的情形下独立行动的,心灵工作的结果,是远远超过我们通过计划所能达成的。

心灵里我们如此的近,可能是我们能检验道的离我们最近的事物了。甚至我们感觉自己的身体也要透过心灵,只有透过心灵我们才能感知生命。

心灵作用的冲突

心灵能操控或决定所有事吗?我们内在有什么东西能够与之抗衡呢?我们内在有什么东西可以是独立于它,能从合一中独立出来,或避开那种无限融合的情境呢?个体,家族成员,群体之间那些冲突时为何发生的呢?

心灵会发生冲突是因为他们想要成长。为了更好的位置或更好的结果必然会有某种争斗。为了选择或更大的发展;为了打败,战胜都会引发冲突。最终,没什么能够与之对立。在最终的意义上,所有的发生都在服务心灵的目标,即使通常会遭受背离短期目标或被毁灭的情形。

灵魂并非个体的,他是被所有的心灵围绕着的。

我们在更大的范畴内感知到的事件,以及我们必须在哪个层面上同意的事件,其实在作为我们个别的心灵所经验到的也是真实的。是的,在心灵的场域内或容忍或制造更深的冲突,或同意或背离,或接受命运或战胜命运。。。,这就是由于许多个人因素所组成的整体的特质,一部分的对立,另一部分寻找着平衡,同时,这个整体又是属于另一个更大整体的一部分。

与心灵共振

虽然我们无法定义灵魂,但我们还是可以再经验它的过程中描述他对我们的影响。我们可以描述他的一些法则,或加诸在我们身上的秩序。对于这些秩序的领悟允许我们跟随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回到我们的心灵,且与之共振。听起来很诡异,当我们与心灵的同步扩张并移动进入那周围更大的次元时,我们也能回到寻在内,就处在那最深最深的和谐之中。

                                               耿非 整理自 海灵格《遇见真理》 2013/3/9


(作者:佚名 编辑:xhjy888)
相关课程